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Jan 2012 | 一般 | (6 Reads)
我是一個內向的人,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問題。我並不害羞,也不害怕處在公共場合。但是我害怕閒談和聊天。如果我一整晚和我不認識的或者不喜歡的人一起在一個社交場合,那麼回到家之後我會覺得自己航了一天海。那種疲憊就像是在烈日下搏擊風浪。我寧願把頭埋在毯子裡四個小時,這樣我會感覺好一點。 在工程學校我過得很好。工程課不是非常的互動,在學習小組裡我們也只在必要的時候說話。但是在商學院……情況就不好了。我不想參與課堂,所以通常盡量坐在後排。但是不參加任何社交活動是不對的。我的同學裡現在應該有不少上流人士,但是他們不會記得我,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無論好壞,聯繫使這個世界運轉。就在這個星期,我讀到了人際網絡在風險投資業的重要性。這一點對其他產業也適用。如果你認識不少人,當你想搞定一些事情的時候,他們會大大地幫你減輕煩惱。如果你不去交往,你(特別當你是企業主或者老闆時)會遇到想要有某一門技術的人卻不知道去哪裡找的情況。於是你就要去登招聘廣告,然後從申請人中篩選出真正值的一談的5%。 在過去的7年裡,我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下面是我這個內向的人對人際網絡的瞭解。 人際網絡是一項投資而不是浪費。 想想你是否能夠打一兩個電話就找到你想要的東西。如果你有良好的人際網絡,你應該就可以。通過投資時間建立人際網絡,你在需要搞定事情的時候就可以節省時間。擁有良好人際網絡的人不用耗費時間向不認識的人隨機群發電郵、購買線索或行業名單、或者從上百的簡歷中挑出合適的應聘者。做出選擇吧,你想現在花點時間呢還是以後再補? 遇到王子之前,你要吻很多青蛙。 一開始時你可能要盲目地選擇參加的社交活動。你可能會在一個不喜歡的場合痛苦地呆上一個小時,但是從中可以學到哪些活動需要參加,哪些活動需要跳過。最終,你會找到一些你喜愛的人和活動。 不要花太多時間。 如果你把自己累壞了,你就再也不想去建立人際網絡了。制定一個上限,一個月只參加一至兩個活動。關係的建立需要很長時間,所以與少一點的圈子保持長期的關係比參加很多圈子卻只能保持短暫關係好。 把酷的想法做出來。 內向的人通常不喜歡談論自己——我們更喜歡談論想法。影響自己去談論一些自己做過的事情。不要自吹自擂,要切題。這樣那些外向的人會談論起你,傳說你的成就。這會增加你在一些圈子裡的信譽。我知道人們更喜歡你的好點子和知識,但這個世界只看你做了什麼。 邀請別人共進午餐。 或者你可以下班之後請他們喝咖啡和啤酒。因為如果對方也是一個內向的人,他或她不會邀請你,所以你要做出邀請。 經常做你喜歡的事情。 我住在太空海岸(譯者註:Space Coast)的時候,我參加了一個為企業主和投資者開設的創業者論壇圈子。我在其中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那裡的人們直到6個月之後才開始認出我、向我打招呼。作為一個23歲的人,和滿屋子中年人在一起並不舒服,但你需要經常地露面,月復一月。 分析你的成果。 內向的人有很好的直覺、善於分析。那就利用這點長處。你的關係裡什麼是有用的,什麼不是?你最大的阻礙是什麼? 找出你人際網絡中的關鍵點。 不要找一個銷售人員,找一個認識很多銷售人員的人,然後請那個人吃午飯。如果人際網絡讓你感到疲憊,那麼找十個認識很多人的關鍵人物會比找到和保持五十個聯繫人好很多。找到合適的關鍵人要花很多時間。找那些因工作原因(無論出自什麼理由)而要和很多人保持良好關係的內向的人。那些和你有著共同愛好的外向的人也是很好的選擇。 不要只為了社交而去建立人際網絡。 有一本書叫《永遠不要獨自吃飯》(譯者註:Never Eat Alone)。對於外向的人來說,書上講的都不錯,但是我們內向的人不能為了社交而社交。隨著你認識越來越多的人,專注於那些與你最合得來的人,不必過多的專注於認識新的人。 一開始的幾次活動對我來說比較困難。有時我不知道該和新認識的人說些什麼。如果有人以諸如「你如何看待以功利的觀點做關於倫理的決定?」、「Sarbanes-Oxley法案有沒有鼓勵公司去做『交易』。」的問題開始一段談話,我會感覺好很多。我通常覺得想法觀點比人本身有趣。但是,通過堅持,月復一月,我慢慢地懂得說一些巧妙的話,認識陌生人也覺得比以前舒服了。所以相信我,與人交往總會變得簡單。 規則總是大多數人制定的,而外向的人佔了大多數(我猜有70%)(譯者註:MBTI人格理論認為當你比56%的人外向時你就可以算是外向的了,換句話說,該理論認為56%的人可以被認為是內向的)。人際網絡是一把釋放你潛能的重要鑰匙。所以盡你的力去按照規則遊戲,不然就不要乾坐著抱怨沒人把你的奇思妙想化為現實。我希望你可以從我的經驗中學點什麼,這樣你就不用走一些我走過的彎路了。

| 27th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帥哥」「美女」 無論這個人是不是第一次見面,也不管對方的外觀到底入不入眼,反正記住了見面握手的時候一定用驚艷的語氣、讚歎的眼神加助詞「哇!」,把上面這兩個詞的其中之一喊出來,如果再加上「真是……呀」幾個字更佳。只要不用錯性別,其效果絕對驚人的好。 一般被稱呼者無論男女都會含羞帶嬌笑成一朵花,立馬對你好感倍增,和諧氣氛自此瀰漫,再談什麼,成功指數都會上升。 「親愛的」 「鐵磁」的代用詞。 但使用對像不一定真是「鐵磁」。面對所有有過交情甚至僅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均可使用,用以表示不管對方是否把你當回事兒,反正兄弟姐妹是肯為你「兩肋插刀」了。 該詞初用可能會有被稱呼者略感突兀,但通常使用兩次之後即可將對方同化,並於今後與你「勾肩搭背」無話不談。你都用這麼親密的詞兒稱呼他了,就說明跟他掏心窩子了,他能不自此把你當成最貼心的人嗎? 「你又瘦了吧」=「你身材越來越好了」 男女通用語,曾有人認為此語僅適用於女性,但事實證明,男人對自己形貌的重視,絕對是「鬚眉不讓巾幗」。 所以,「你又瘦了吧」絕對是可與「帥哥」、「美女」相比,甚至境界更高的語彙,此語一出,對方絕對會喜笑顏開,先拉著你的手說看來自己減肥還真成功,接著向你匯報其減肥經驗歷史,話題就這樣打開了,兩顆心就這樣越靠越近了。 最後說幾句正經話:上面那些都是輔助的甚至有點鬧著玩的,圖的是辦公室裡一樂。真正想有個好人脈,還是「老土」(就是又老又土)的方法更好用:努力工作,真誠助人。

| 26th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現在社會中,我們談事事時,都要談到一個度的問題,今天提到自尊,也是如此。打個比方,我們在學物理時,老師曾講到了彈性:任何具有彈性的物體,都要有一個彈性區間,無論伸張或是壓縮,都要在此區間之內,否則我們看到的只會是變形吧!在心理學中,我們把自尊定義為一種精神需要,也就是人格的內核。維護自尊是人的本能和天性,當然這裡也要有一個度,一個彈性的區間。為人處事若毫無自尊,臉皮太厚,不行;反過來,自尊過盛,臉皮太薄,也不好。正確的原則是:從實際的需要出發,讓自尊心保持一定的彈性。  2006中國金融年度人物活動評選 談到自尊,從思想上認清自尊的需要和交際的需要,辨清兩者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過於自尊的人,總是把自尊看得很重,這時請你把看問題的立足點變一下,不要光想著自己的面子,還要看到比這更重要的東西,比如事業、工作、友誼等。還要提醒你一點的是,要堅持把實現實際的宗旨看得高於自尊,讓自尊服從交際的需要。這樣你對自尊才會有自控力,即使受到刺激,也不至於臉紅心跳,甚至可以不急不惱,哈哈一笑,照樣與對手周旋,表現出辦不成事決不罷休的姿態,成為交際的贏家。 在交際過程中,審時度勢,準確地把握自尊的彈性,才會達到最佳的交際效果。想一想,我們是否要注意以下幾點: 1.在交際場上受到冷遇時,你的自尊心會面臨著挑戰,這時的你千萬別發作,不妨多想一想你的使命、職責,為了完成任務,迅速加大自尊的承受力度。 2.滿心希望他人肯定你花了很大的心血做的那件自認為很不錯的事情,偏偏得到的是全盤否定。這時的你肯定會受到強烈的刺激,但為了挽回面子,進行辯解、反駁,甚至是爭吵。這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樣維護自尊、面子,只會使事情更糟,倒不如接受這個事實,效果可能更好一些。 3.當你受到批評時,特別是當眾挨批評更是難為情,自尊心一定受不了。此時的你要對批評能夠正確理解,應採取虛心的態度,這不但不會丟面子,反而會改變他人的看法,給對方留下一個好印象。有時,批評的內容不實,有些偏頗,而批評者又處在特別的地位。這時如果你受自尊心的驅使,當場反擊,效果肯定不好。理智一些,不要當場反駁,事後再進行說明,這種處理較為有利。 4.還有個小竅門,維護自尊時,臉皮不妨厚一點,這並不是不要尊嚴,而是要把握適當的度,保持最佳彈性空間。

| 22nd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哥哥比我大四歲,可我小時候卻一直視他為保護神,不管去哪裡,都喜歡被他牽著小手,感覺又溫暖又驕傲。   記得小時候的哥哥最痛恨兩件事。第一:他最痛恨夏天穿衣服;第二:他最討厭上學。   夏天的時候,哥哥常常穿一個蘭色的小褲衩,光著身子到處去爬樹。那時候,我們家還住在河南省一個叫前後門村的地方,村子裡到處都是棗樹。哥哥最喜歡光著腳丫爬樹,特別愛爬大樹。到了樹頂以後,還要炫耀似的站到樹枝上去表演雜技。結果有一次,細細的樹枝好像故意要跟他作對一樣,好好的,」啪」一聲就斷了,這下可好,正抱著樹枝蕩來蕩去的哥哥立刻被摔了個」狗吃屎」。   那是哥哥摔得最歷害的一次,臉上,肚皮上全是傷,真可以用面目全非來形容。當時,家裡窮,沒錢住院,還好又是皮外傷,於是請醫生來家裡開了一些藥,調皮好動的哥哥安安靜靜的在家裡躺了半個多月,才算基本康復了。從此以後,哥哥再也不敢爬樹了,對於這件頗丟面子的事,他也不許我們再提起,我真懷疑他現在有」恐高症」呢!   比起哥哥,我可算得上是乖乖女了。就拿讀書來說吧,我六歲開始念一年級,成績一直數一數二,每個學期結束的時候都要捧上獎狀高高興興的拿回家。哥哥八歲才開始上學,學習成績也算得上數一數二了,不過,是要倒著數的。好不容易熬到了小學四年級,哥哥就像中了邪一樣,堅決要求退學回家務農。那時候,爸爸去了湖北一個林場打工,媽媽一個人帶我們兩個小孩,已經夠煩的了,對於哥哥退學的要求,二話不說,回答他的就是媽媽用掃把打他小屁股的聲音。   哥哥好像不怕疼一樣,挨了打還是不願意去上學。那年夏天,哥哥在經歷了」N」次逃學後,決定再也不去學校了。媽媽的規勸和眼淚都未能打動他要退學的決心。於是,媽媽不得不又拿起了掃把,決定要用武力逼他去唸書。眼看又要被媽媽的掃把」伺候」,哥哥這次也學乖了,看到掃把要落下來了,馬上拔腿就跑。媽媽也氣得要命,一路追個不停。我就像小跟屁蟲一樣跟在媽媽身後跑,一邊跑還一邊為哥哥當啦啦隊,樂呵呵的衝他喊道:」哥哥,快跑啊,加油啊。」最後,媽媽把他追到了村頭的池塘邊。   哥哥眼看走投無路,」撲」一聲,就跳進了池塘裡。媽媽只好站在岸上發愣。哥哥跳進去以後,好半天不見影子,媽媽嚇壞了,站在岸上大哭不止,邊哭邊說:」紅兒,你怎了,你快出來啊,媽媽再也不逼你去上學了。」   「嘩」的一聲水響,只見哥哥忽然像變魔術一樣,從池塘的另一頭鑽出了小腦袋,他一邊哈哈大笑著,一邊朝我和媽媽扮鬼臉。媽媽驚喜交加,卻裝作生氣的樣子,拿了掃把轉身就走。   經過這次「投塘自盡」事件,媽媽是再也不敢逼他了。就這樣,哥哥小小年紀就退了學,開始跟爺爺(不是我的親爺爺,是奶奶後來嫁的)學耕田。他好像對耕田有著特別濃厚的興趣,簡直是一學就會。我常常在他耕田的時候,站在他的梨耙上,高高興興的唱兒歌。   第二年,也是哥哥十三歲那年,媽媽也去了爸爸那裡。家裡只剩下爺爺奶奶還有哥哥和我。那時候,我們早和爺爺奶奶分家了,雖然同住在一個院子裡,奶奶卻不願意象媽媽一樣照顧我們的生活起居。她只答應幫我和哥哥洗衣服。沒辦法,懂事的哥哥只好像大人一樣挑起了生活的重擔。   那時候我才九歲,正是十分貪玩好動的年齡。從小被父母寵愛的我,從不知道體貼哥哥,也不知道要主動去幫助他。哥哥每天早早起床,做好早餐,就叫我起來吃,然後我就去上學,哥哥就一個人去山上放牛,還要拾柴火。我每天放了學,就和小夥伴們到處跑著玩。我最喜歡去鄰居曉雅家玩,我們在一起踢毽子,跳繩,玩遊戲,快樂得像兩個小瘋子。   有一天下午放學後,我和曉雅進行踢毽子比賽,聽見哥哥大聲叫我回家吃飯。我當時正在興頭上,才懶得理他呢,哥哥叫了很多聲,見我沒應,也就不再叫了。天快黑了,我才想起肚子餓了,該回家吃飯了。回到家,哥哥揚起巴掌就要打我,還質問我為什不應他。我嚇得快要哭了,尖叫道:」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訴爸媽,他們會揍扁你的。」哥哥不知是因為害怕挨揍,還是因為捨不得打我,他最終還是放下了巴掌,惡狠狠的對我警告道:」下次你要是敢不回家,也不應我的話,我非打你不可!」   在我的記憶裡,那是哥哥第一次凶巴巴的對待我,其實我知道,他是害怕把我弄丟了,沒辦法向爸媽交待。我和哥哥相依為命的渡過了一年,媽媽終於回來接我們了,從此,我們又隨媽媽去了湖北,和爸爸生活在一起。   到了湖北以後,我繼續唸書,哥哥16歲那年進入工廠做工,每個月100多塊錢的工資,他一分也捨不得花,全部如數交給媽媽用來補貼家用。我讀初一那年,離開了爸爸媽媽,一個人去了縣城唸書,哥哥也在我去縣城之前,在城裡找了份工作。他偶爾會來看我,也會做好吃的東西送給我,儘管他上班的地方距我住的地方還有五,六里路呢。那時候,我已經覺得自己長大了,不再像小時候那樣依賴哥哥,他好像也長大了,變得沉默寡言,我們之間好像一下子有了距離。   記得在一個深冬的夜晚,我和宿舍的幾個女孩剛剛睡下,就聽到敲門聲,我害怕地問:」誰啊?」門外卻響起哥哥熟悉的聲音:」是我,曉麗,快開門。」我以為出了什事,外套也來不及披上,急急的把門打開,門外的哥哥臉凍得通紅通紅的,滿身都是雪花。只見哥哥從袋子裡拿出一條白色的線織圍巾,遞給我,很溫和的說:」下雪了,天氣越來越冷。我是來給你送圍巾的。」我驚訝的問:」這條圍巾是媽媽去年織給你的,你為什不自己用啊?」哥哥笑了,對我說:」我是男孩子,不怕冷的。你是女孩子,上學的路上如果有一條圍巾就不會冷了。」   哥哥說了幾句話就走了,望著他瘦瘦高高的背影,我忽然很想哭,這樣寒冷的夜晚,哥哥冒著風雪走了五,六里路,只為了送一條圍巾給我,這就是我親愛的哥哥,他一直這寵愛著我,照顧著我,而我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回報他。   我去荊州念中專的第二年,哥哥也來了荊州學開車。是媽媽堅持讓他學開車的,媽媽說他沒文化,如果沒有一技之長,將來很難生存。現在想起來,沒念過書的媽媽真是有遠見啊。就這樣,好像命中注定一樣,哥哥又像小時候一樣,和我走得更近了,但他好像不開心,心事重重的樣子。我知道這些年他一直因為沒讀書而深感自卑。如果回想起他小時候堅決不肯上學的樣子,他一定會後悔極了吧。學開車至少要認得26個英文字母吧,愛面子的哥哥不得不放下架子,買了一大袋水果來學校向我請教。   記得那天是週六,學校沒有課,陽光暖暖的,我和哥哥坐在學校的操場上。我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教他讀寫。對於學英文專業的我來說,教哥哥學習英文字母,當然是再簡單不過了。可是哥哥卻像小學生一樣聽得很認真,還好,他不是太笨,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終於學會讀寫了。   可他對考試仍然很擔心,特別是筆試部分。後來,不知是因為他聰明,還是因為老天不想為難他,沒念過什書的哥哥竟然順利的通過了各項考試,高高興興的拿到了駕駛執照。可惜,他一直沒機會做司機,卻在工廠混了個車間主任,這讓全家人都驕傲了好長一陳子。   哥哥25歲那年,終於結婚了。聽說他談了不少對象,都因為各種原不歡而散。最終成為我嫂子的那個女孩長得嬌小漂亮,每個人都說我哥配不上她。可是愛情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東西,哥哥對嫂子非常體貼,我看了都羨慕。可能嫂子是出於感動才」下嫁」給他的吧。   嫂子其實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她除了有點嬌氣有點挑食外,真沒別的什毛病。我和她簡直是一見如故,親如姐妹。我的心事都會像寫日記一樣統統倒給嫂子聽,而嫂子會細心的給我出主意,幫我解決難題。   畢業後,我愛上了林場的一個小伙子,他除了會背誦整篇的世界名著以外,什都沒有。爸媽堅決反對這段戀情,嫂子的態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對,她說要我自己拿主意,並時時提醒我要把握自己,不要輕信男孩子的甜言蜜語。有好幾次,當我和他單獨相處的時候,嫂子總是不知趣的跑來找我,好像是故意不要我們親熱一樣。後來,哥哥所在的工廠破產了,不得不在家待業,嫂子又快生小孩了,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容樂觀。等嫂子生完小孩後,我便堅持一個人來了南方打工。   隨著時光的流逝,我不再思念那個曾讓我心動的男孩子。在南方,我有了新的戀情,開始從心底裡感激嫂子當年的」不識趣」。而哥哥在失業一年後,也終於重新振作起來,又找了份新的工作,在爸媽的支持下,在城裡買了房子。一家人,帶著小侄女,住在夢想已久的城市裡,開始了幸福的生活。原以為,日子會就這樣波瀾不驚的一直過下去,沒想到更大的變故正等著我們呢。   去年元旦節,哥哥忽然打電話對我說,爸爸生病了。我問他是什病,他吞吞吐吐的不肯說。一直到二月份,爸爸病重被送往武漢同濟醫院搶救,哥哥才不得不在電話裡哭著叫我火速回家。   長這大,我從來沒有看哥哥哭過,哪怕是他十七歲的時候,跟別人打架,頭部被砍,縫了十來針,也沒見他掉過一滴眼淚。那年,哥哥為了幫一個鐵哥們兒」報仇」,和鄰廠的幾個年輕人打群架,結果因年少又沒有心計,頭部被對方狠砍了一刀,在醫院整整住了一個星期。堅強的哥哥為了不讓爸媽擔心,竟然一直沒把這事告訴家裡人。那個」鐵哥們兒」當時也非常感動,淚花閃閃的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拉哥哥去打架了。這段」歷險記」在很久以後,是媽媽從哥哥的一個同事那裡聽說的,最初,還彷彿在聽別人的故事。後來媽媽還是狠狠的批評了哥哥,並警告他:如果以後再敢打架,家裡就不認他做兒子了。哥哥害怕爸媽傷心,於是立下保證書,從此」改邪歸正」,不再過問」江湖是非」。   十年過去了,哥哥在生活中不知遇到過多少挫折,受過多少打擊,可他硬把自己表現得像個真正的男子漢,從來不為生活掉一滴眼淚。如今,只因爸爸生病,他就在電話裡哭得像個無助的小孩子,我終於預感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下了火車,天還沒亮,雖是初春,天氣卻很冷。走出火車站,我一眼就看到了哥哥,才分別一年多,我簡直快認不出他了,他的頭髮長長的,亂亂的,顯然很久沒有打理過了,哥哥可是愛美的男孩子啊,他就是不吃飯,也會花錢去打扮的。他的眼晴又紅又腫,顯然好些天沒睡好覺了。哥哥看到我,馬上跑過來牽了我的手,他的手還像小時候一樣,暖暖的,那多年沒有被他這樣牽過了,那種感覺多熟悉又多陌生啊。   在去醫院的路上,哥哥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醫生說,爸爸得了尿毒症。多可怕的字眼,我嚇得立刻放聲痛哭起來,哥哥不勸我,他握緊我的手,陪我一起痛哭起來。在擁擠的人群裡,我們彷彿再也感覺不到別人的存在了,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們兄妹兩個人,我們彼此依靠著,眼睜睜的等待著天要塌下來的那一刻。   爸爸病重的日子裡,哥哥比我和媽媽更加細心的照料著爸爸。他晚上整夜的不肯合眼,生怕爸爸要喝水時,他睡著了。爸爸出院後,他從五樓背著爸爸去醫院,又從醫院把爸爸背上五樓回我們的家。他每天下了班,一定要親自給爸爸做飯,只因為爸爸曾說過他做的飯比媽媽做的好吃。   回想那段艱辛的日子,對於哥哥,我除了感激還是感激。其實,在爸爸得知自己病情的的那一天,哥哥就知道了自己不是爸爸的親生兒子了。那天,爸爸把哥哥和媽媽叫到病床前,慎重的對哥哥說:當年,你媽和我結婚的時候,已經懷上你了。這多年,我們共同守著這個密秘,是因為怕你傷心啊。現在,你長大了,我的病也沒有治癒的希望,我想,我可以向你公開這個密秘了。   爸爸泣不成聲的說完這段話,原以為哥哥會又哭又鬧。可是他沒有,他一句話也不說,轉身走出了病房。那一天,他沉默得讓媽媽害怕。爸爸以為哥哥從此會恨他,再也不理他。可是哥哥沒有,第二天,哥哥就表現得很表靜了,好像什事也沒發生過,他一如即往的照顧著爸爸,甚至比以前更加細心了。這些都是媽媽後來講給我聽的,我不敢去問哥哥當時的心情,這一切,就當真的從來沒有發生過吧。他是不是爸爸的親生兒子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反正,在我的意識裡,他就是我的親哥哥,任何人也代替不了他在我心裡的地位。   爸爸去世以後,家裡的經濟狀況更是一落千丈。哥哥深知自己從此便是家裡的頂樑柱了,他主動去單位辦了停薪留職手續,放棄了原本舒適輕鬆的工作,在一個親戚的介紹下,去了銀川做司機。我又來了南方,繼續我以前的工作。   從此,我和哥哥見面的機會更少了,一個在溫暖的南方,一個卻去了寒冷的北方。哥哥經常打電話給我,卻從不提工作的辛苦,只是一個勁的提醒我,要我常常打電話回去安慰媽媽。我也不講自己的事情,媽媽成了我和哥哥唯一的共同話題。   看天氣預報知道哥哥所在的城市已經開始下雪了,天氣變得非常冷。而我此刻正坐在開著空調的辦公室裡,含著眼淚寫下這些文字。不知道哥哥的生活究竟是什樣子,他冷的時候會不會想起當年,他冒著大雪給我送圍巾的情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會不會也像我一樣,想起我們曾經在火車站牽著手失聲痛哭的情景呢……

| 21st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今天下午,隨手撿起一片樹葉,它的表面讓我發現了什麼,其實一片飄落的樹葉又何嘗不是一個人生呢?這上面有被蟲子侵蝕的部分,很空洞,是的,有時候,我們不是覺得很迷惘,覺得自己走進一場很濃很濃的霧裡,辨別不出周圍的東西,走來走去,還是在霧裡……。   這其間有綠色的斑點,但想想曾經整片葉子都是綠色的天下,這綠色漸漸地被灰色吞噬了,慢慢的蔓延,蔓延……這是我們所知道的,最後,肯定是被灰色取而代之,整個兒都是灰色的,淹沒了曾經幼稚的想法和行為,不再像以前一樣,對著一陣狂風還互相熱烈的擁抱,發出「嘩拉拉」的聲音,對此不屑一顧,年少輕狂。掉落的樹葉,很快便發黃了,再也經不起狂風的考驗,它們隨時隨刻都被風所牽制,跟著風兒走,等待命運的安排。因為在灰色年代,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刑期將至,對什麼都顯得無所謂,因為不管怎麼樣,他們將都一無所有,其實,世界上的每一樣有生命的東西都是類似的,不是他從你的生命裡看見了他的生命,就是你從他的生命裡看見了你自己的生命,因為如此,我們都稱之為生命,包括我們自己。所以待到老年時,我們才真正懂得怎樣去滄桑看雲。我已不再唾棄老年時代,雖然在這時代有諸多不便,我要活,活到老……老到死為止。然後去實現詩裡的故事,感覺好美哦!一葉人生……

| 18th Ja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高中三年就這麼平淡走過了,在這三年裡真想給自己一個說法,告訴自己這三年裡學會了什麼,失去了什麼,得到了什麼,但一切就像船沉入大海似的,怎麼找都找不到答案;也可能是自己知道,但不敢說出來或是不想說出來吧,只怕說出來無法給自己一個交代。   難道就讓這三年高中生涯這樣結束嗎?讓它徹底結束嗎?我問我自己:「你甘心這麼結束嗎?」「對,我當然不甘心,好不甘心」。但這以為遲以晚了。有時在睡覺的時候都是含淚而睡,為什麼有淚呢?我自己也法給自己一個答案。   三年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但總是在不留意的那一刻失去最美好的事物。社會這麼殘酷和現實。每次當我坐在那苦悶的教室裡,有一種衝動和柔軟的感覺,這一切都來自自己的生命之中。想哭又想笑,哭自己沒用,笑自己太傻。那種種思想上的壓力太沉,我真的無法再支撐下去了,也沒有能力支撐。   每次別人問我:生活過的好嗎?我說:我從來沒有過生活,也不知道生活指的是什麼含意,我只是在混生活,混一天算一天。真想別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會是這樣。高一時的那麼份雄心呢?可能早以為沉入大海了。那我現在期待的是什麼呢?等待的是什麼呢?真的難以想像以後會是什麼樣子,會不會讓我嘗試一下過生活的味道,那就要等命運的安排了。   心情是我在高中生活起伏最大的因素,凡是都要它給我一個口喻,然後再往下做。   真不知道還會有下輪會嗎?如果有的話,我願意做一鳥,可以自由的在空中飛翔不會像現在這樣什麼事都有一定的約束,還要順從別的意思來完成,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也。   假如我還有選擇的機會,我還會選擇讀高中,但會選擇不同的地點和時間。因為我真的想回一下自己,那怕一秒鐘也行,但這是不可能的,問自己:「地球會倒轉嗎?」「不會」所以我也就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不過我會堅持向下走去。就所謂的「車到山前必有路」但我還是有些疑問,如果前面是山崖呢?向下跳還是停在那裡呢?這真叫人琢磨不透。人的一生靠自己去把握,雖然堅難,但也有雨後見彩虹的一面,這就要自己去創造了。   說了這麼多廢話,總覺還少寫了點什麼,覺得糊里糊塗的,我也不願去想,也難得去自找麻煩,即然自己選擇了這條路也沒有必要再去想了,也無意義了。   這幾天天看到同學錄在我眼前飛來飛去,這表示著什麼呢?離別嗎?對,是要季別了,天下無不散的的宴席。真的應了這一句話。   有蓬必要有喜,有離必有悲。現在終於發現自己真的太小了,一向總認為自己很成熟,很懂事,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什麼事都想的太完美了,總對某些事質抱有太多的幻想,真的好傻。   一點一滴建立起自己的將來吧,給自己一點說去總是自己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