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5 Reads)
事情發生於十年前,當時牛十六歲,班上有個雙子比她小一歲,時年十五。   雙子是個活性原子,招蜂惹蝶,好不熱鬧。牛姐姐多才多藝,能歌善舞,是班裡的學習兼文藝骨幹。   本來兩人相安無事,偏有好事者無事生非。   有一天,是牛的生日,同學們聚在一起熱鬧了一番,留下一個牛的知己,故作神秘地悄悄對牛說,聽說那個雙子,他喜歡你啦。這個人若換作別人,也就算了,偏偏是牛的知己,牛便信以為真。從此後再看那個雙子,怎麼看怎麼像喜歡自己的樣子。其實雙子對別人也這樣,甚至更有甚之。就這樣單純的牛啊,無辜的牛啊,可憐的牛啊,就自己陷入了一場曠世的單戀中。明知道是單戀,也就把它當成單戀來對待吧,卻偏遇上了花心的雙子。那雙子還總是對牛有情無情地調戲一番,道似無情卻有情。十年前的牛,單純得像個襁褓中的嬰兒。不會一丁點兒曖昧,把自己的心實心實意的掏給了人家。總以為世上的人都和自己一樣,知道你全心全意地愛著他,會憐那麼點兒香,惜那麼點兒玉。   後悔當年沒這麼仔細地研究過星座,不瞭解雙子的性格,就那麼掏心窩子地對他好,就差沒以身相許了。如果他夠壞的話,我是心甘情願被騙的。兩人就這麼曖昧著,我對他的喜歡是公開的秘密,他喜歡誰是他自己的秘密。貌似後來他和別的女生不那麼花了,貌似他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柔情,貌似某天獨處,他曾輕撫我的秀髮,貌似他想進一步和我接觸……事情看起來很順利地進展,看起來一切都那麼像是真的。初三那年,他要轉學,說初二暑假走,去的地方也不遠,離我100里,2小時車程。他說會來看我。想起鄧麗君的那首歌「你說過兩天來看我,一走就是一年多。」而那個雙子,他一去就再無消息。癡情的牛等啊盼啊,等來的是一個壞消息。   一年後,消息傳來。雙子同一個略有殘疾的女生在談戀愛。這個女生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當初的同班同學。原來,一年後,那位女同學上了高中,正好去了雙子所在的那所學校。正巧,此女處於失戀狀態,他的男朋友也是我們共同的朋友。那二人原先感情是出名的好,現在鬧分手,雙子趁虛而入,安慰那女生,說:「我小學三年級就已經喜歡你了。」隨即她男朋友後悔,兩人又和好。雙子沒挽留,因為,大家都是朋友。雙子因這事犯了眾怒。那女生後來見到我,告訴我,雙子說,你是一個好女孩。……我低頭傾聽,宛如聽讀聖詣一般。   想當初雙子不告而別,而我苦苦等待。一年後的今天等到了這樣的結果,他一直對我不聞不問,其實早已死心了,但又有誰能進入?三年後,我不堪見不到頭的寂寞,有了個男朋友。又是一年後,在車站巧遇雙子,他站在一旁注視著我,目光依舊溫柔如水,他說他經常回來看他媽媽。他給了我一張名片,讓我給他打電話。我拿著名片,不知如何是好。一面是相思成災的初戀情人,一面是深愛我的新男友。不知是懷著什麼心情,我按著地址給他寫了一封信,把最後一次我們照的相片寄給了他,告訴他這些照片現在對我不重要了……最後,我把這張名片交給了一個馬虎的女友,請她代為處置。即便沒有扔掉,也絕難找到了。事實是,直到現在,對當年的事我仍耿耿於懷。現在才發現想起他時,我居然微微有些恨意。恨他當年就那麼離去,給我留下一個永遠也劃不上句號的故事。   當年的我,怎麼就那麼放他走了,若我能勇敢一點,牽著那根風箏線,他也就不會越飄越遠了吧!他想要什麼呢?無論唱歌跳舞文學藝術,我都能陪著他。十多年過去了,這件事影響了我後來的戀愛觀。我一直不敢試著接受別人,不管是愛的,不愛的,通通拒絕。與我喜歡的人極盡曖昧,卻不敢轟轟裂裂地愛一次。   若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遇到該雙子男,我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最後伸著脖子吼一句:你毀了我的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