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5th Jun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個人,在喧囂的城市呆得太久了,就會感到沉悶,感到壓抑,就有一種想出去走走的慾望和感覺,即使半日也可。或郊外、或村莊、或山林,藍天白雲,山景野趣,濃蔭遮天蔽日,流水清澈婉轉。這樣,能夠釋放心中的悶氣,能夠盡情享受一種自由的舒坦。清新的空氣,野花的香味,納入心靈的是天地的靈氣,吐納之間,收放自如,眉宇舒展。 一抹夕陽的餘暉,為一排蔥鬱的古柏鍍上了一層金黃的詩意,三三兩兩的行人和各色各樣的車輛,穿梭在逶迤曲折的土路上,揚起了一陣陣灰塵,灰塵的盡頭處,是滿眼蒼翠。“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阮籍行到路盡頭,慟哭而返,性情率真可愛,而我們雖沒有魏晉那般風度,也是引歌長嘯,盡性而止,卻把黃花嗅。 佇立於橋頭,清風徐來,心情愜意。橋下是清澈的河水靜靜地流過村莊,“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裡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不過,這不是徐志摩的康河,而是我的母親河——漣河。在漣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給疲倦的心靈洗個澡。 最後,用西溫井那清涼之水洗滌我滿臉的風塵,清爽舒服極了,身心一切都隨之化開了。稀稀的釣客,神態悠閒,但我不是那釣客。 輕輕的我來了,輕輕的我又走了,我只不過是天地一過客,悄悄的停留片刻。 哦,包圍山,漣水河,西溫井…… 那晚,我睡了一個好覺,做了一個好夢。